第三百四十章 亲爱的你去哪了?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黑白将盾牌放在福克斯家然后很快就离开了,一方面是盾牌的实力若是没有战争法则是无法发挥出来的,另一方面是他的确影响福克斯看电视了。

    送他出来的是谢娃,这个小姑娘明显比明蒂要懂礼貌的多,也更能沉的下来,而明蒂看起来就要活泼的多,用华夏的老话说叫做熊孩子!

    金色的阳光洒遍小区道路,谢娃笑眯眯的拉着黑白的手,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看起来颇为温馨。黑白眨眨眼有些意外,但脸上灿烂的笑容却一直没有收敛。说起来谢娃被黑白收养后两个人很少像现在这样相处,黑白明显没有做到一个好监护人该做的事,倒是彼得帕克平时照顾谢娃居多。

    以前黑白在不知道大宇宙OL中那些秘密规则的时候,自然不会对一个NPC付出太多的感情,而如今想起谢娃身体里也有一个真实的灵魂后,他才猛然感觉到一种责任感。

    “嗯,我们去游乐场玩玩吧!我把你从非洲带回来之后就好久没有一起玩了!”

    泡妞界有句话叫做,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世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总结起来也就是给她没有的或者说已经久违的,只是面对谢娃黑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说她涉世未深吗?在非洲大地上这妹纸不知弄死过多少佣兵与九头蛇的人了。你说她心已沧桑吗?无论是行走坐卧还是与朋友的相处都不乏少女的朝气,看着她那纯净的笑容,黑白一时间有点犹豫了。后来想想,尼玛!我又不是想泡妞考虑那么多干吗?正所谓什么年纪做什么事,少女嘛,玩玩闹闹才是她们这个年龄该做的!

    谢娃愣了一下,接着眼神中似有一种惊喜,那一道光彩看得黑白心头一震,震撼的震!有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么纯净而又渴望的眼神了!平时跟大橙子煎饼叔他们相处,虽然也有说笑但多数时候大家都保持冷静,或沉思或交流,少了一种直白一种无忧无虑。而跟高雯高舞的相处中倒是比小伙伴们要随便些,可是这两个妹纸动不动就对他施展勾引技能,不是媚眼勾魂就是可爱卖萌,估计黑白这辈子是从她们身上感觉不到单纯快乐的心情了。

    “我要做云霄飞车!”

    “你天天在街上荡,还没有飞够啊!”黑白好笑道。

    “就要做云霄飞车,我要试试电视里一大帮人一起尖叫的感觉!”

    “……”黑白嘴角抽了抽,你确定一个天天在蛛丝上浪的人还会因为云霄飞车尖叫吗?

    好吧,不管黑白心里怎么吐槽,但谢娃倒是兴趣高昂,原本是两人静静的走在小路上,现在变成这小丫头拉着黑白走了。

    路边行人看着这欢跳的一幕无不留下会心的微笑,真情是可以打动人的,街坊邻里看到这一幕纷纷对黑白投来真诚的笑容,一瞬间让黑白有种回到零零发时间线面对那群老街坊的感觉。

    然而,当你难得开心的时候,总是会有些人不合时宜的出来搅局。就在两人兴高采烈的要去尖叫时,三辆漆黑大气的越野厢车拦住了两人的前路,黑白一顿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这些车是美国外勤特工的标准配备。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部门!

    果然,科尔森拉开车门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黑白先生,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一下!”

    科尔森的语气很柔和一点没有强迫性的意味,黑白看了看他笑道:“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这是找话题呢,他想要看看在自己做完美国队长起源任务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科尔森耸了耸肩,“老实说最近挺难受的,身为一个队长的铁粉,我竟然没有认出咆哮突击队的各位!好吧,我必须承认,我完全没有想到各位能够保持青春活到现在,也许正是这种潜意识的否定才让我们忽略了吧!”

    黑白挑了挑眉头,看来影响不小啊,美国队长的起源任务之所以那么难,估计也与其的影响力有关系。顿了一下接着问道:“那你们是怎样发现的呢?”

    科尔森随手从手下那拿过一个平板,给黑白看道:“这是之前街头摄像头拍下的画面,若是没有看到那面盾牌的话,我们也不会将你们跟美国队长联系在一起。之后我们又查看了你们之前的资料,发现你们的资料只能落实到两年之前,再往后虽然也有记录却根本找不到证据!虽然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伪造的,但必须说一句,佩服!”

    黑白眼角跳了跳,画面上正是之前他们做完任务回来相聚的画面,好吧,他们都是两年前进入游戏的,再之前的档案当然找不到。没做任务之前这经历便是真的,做了任务之后反而成为了能够反证他们身份的虚假档案!不得不说,系统真会玩。

    黑白转头对着皱眉要哭的谢娃道:“恐怕不能陪你去游乐场了,等我……”等等,等我做完什么再来陪你之类的话不是立flag的标准格式吗?看着满脸失望的谢娃,这能忍!

    “我现在很忙,让尼克弗瑞喝杯酒等等吧!”黑白说完就在谢娃惊喜的眼神下向游乐场进发了,开的还是科尔森的越野车!

    看着越野车渐渐远去,科尔森懵逼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拿出手机仔细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个,局长,他去游乐园了!”

    “游乐园?是什么组织的名字吗?小心盯着他,弄清楚游乐园到底是什么性质的组织。之后我要看到你对这件事的评估报告!”局长大人很重视。

    “……,游乐园,嗯,就是游乐园,有云霄飞车的那种,带着小姑娘去尖叫的那种……”

    “咔哒!”

    尼克弗瑞挂断了电话,科尔森脸上多了一丝有趣的表情,此时在他脑海中,手机对面的画面应该是这样的,尼克弗瑞ヽ(`Д′)?︵┻┻┻┻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快,游乐园这种地方除了情侣之外,玩家们是很少来的,虽然也有不少的剧情发生在游乐园里,但那都是有特定时间的,总不可能全天总有剧情在游乐园上演吧。因此这里聚集的大多数都是NPC。

    谢娃很快乐,虽然就像黑白之前料想的那样,做任何足以将小女孩吓哭的项目都没有让谢娃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但似乎只要黑白牵着她的手,谢娃就会被一种开心的气氛环绕着。

    随着阳光的角度转换,游乐园的人也越来越少,黄昏时分的游客好似也显得安静了不少,谢娃兴高采烈的坐在旋转木马上挥着手,木马上亮起的彩灯让周围多了一丝梦幻的感觉。

    “我的藏酒并不多,如果按照这种喝法的话,估计很快就要见底了!”

    黑白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身后响起了独眼黑光头的声音。

    “有一种酒叫做二锅头,你要是没往自己身上打些烂七八糟的药剂,估计三瓶怎么也挡住了!”

    尼克弗瑞的额头有一根青筋凸了凸,果断将这个话题结束,“当初超级士兵计划随着厄金斯博士的死亡而宣告搁浅,药剂的配方也随着一起被带进了坟墓,我一直以为斯蒂夫和余轩是唯二的成功对象,但是当我看到你们的时候,我才察觉,也许当初的秘密并不是那么简单!”

    尼克弗瑞这一说黑白就听明白了,好笑道:“所以你是觉得我们也打了药剂?还是说你觉得药剂配方在我们手中?”

    “难道不是吗?你们能够活到现在且保持着青春面容,如果是在现代社会那能够做到的方法的确不少,可在二战时期,据我所知只有强化药剂才有这个效果。”尼克弗瑞转头盯向黑白,仿佛要从黑白的眼神中看出什么。

    不过他注定失望了,因为黑白根本就没有看他,黑白的眼神依旧随着谢娃在转,语带轻松道:“作为特工之王,相信尼克弗瑞先生不该这么孤陋寡闻吧,这世上延年益寿的方法可是很多呢,东方的武学,西方的魔法,还有许多巫术咒语,这世上光是各个土著们信仰的神就数不胜数,鬼知道其中有多少是真的。别的不说,如今已经加入联合国的亚特兰蒂斯人和瓦坎达就很值得研究一下。尼克弗瑞先生有时间来问我,不如去问问余轩,毕竟当初是他跟斯蒂夫一起注射的药剂。”

    尼克弗瑞停顿了一下,“二战时期的影子队长计划让余轩成功躲在了幕后,再加上其对于变种人的影响,我们不可能轻易去找他了解情况,就算他肯说我们也无法完全相信。”

    黑白翻了个白眼,“你这意思是说,我比较单纯不会骗人是吧!”

    “你作为美国队长的养父之一,能够教育出三观如此之正的队长,想必至少比余轩要来的更值得信任吧,何况你在之前的作为中也无不显露出秩序的一面!”尼克弗瑞不动声色的夸奖道。

    黑白呵呵,秩序的一面?这应该是身为正义信仰传播者的福利吧!

    尼克弗瑞看黑白没有表示从大衣里拿出了足有一指厚的文件递给黑白,“在察觉到了你们的身份后,我马上派人再次登上月球检查了一下钢铁城堡废墟,这些是我们得到的照片!”

    黑白有些好奇的看着尼克弗瑞的大衣,之前怎么没有看出来里面藏着东西?你是小叮当吗?

    轻轻接过文件,里面都是一些清晰地照片,全部都是钢铁城堡内部的照片。从上面可以很清晰的看出钢铁城堡在岁月的腐蚀下发生的一些改变。

    黑白一张张看着耳边再次响起了尼克弗瑞的声音,“二战胜利之后,我们吸收了许多九头蛇投降过来的科学家,也得意于此,美国的整体科技水平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在第一次登月之旅时我们其实就秘密的对钢铁城堡内部进行了搜查。当初红骷髅的很多秘密都留在了月球,无论是奥丁之矛还是能够压制强化药剂负作用的秘密,这些都值得我们好好探索。只可惜,我们除了红骷髅的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找到。”

    黑白听到这里顿了一下,特别拿起一张照片语气怪异的笑道:“你们将红骷髅的尸体带回来了?”照片上正是红骷髅的尸体,此时的红骷髅已经干枯,但是那被砸瘪的红色脑袋却验证了他的身份。

    “不错,红骷髅也曾经注射过强化药剂,所以他的尸体也很宝贵。”尼克弗瑞倒是一点都没隐藏。

    黑白撇撇嘴,小红也是可怜,死了都不安生,为他默哀三秒钟。

    尼克弗瑞继续道:“两个大国开始军备竞赛,在发展武器的同时也没有忘了探索月球,毕竟无论是美国队长还是红骷髅都是研究强化药剂的一个途径。所以各国在这期间都或明或暗的派遣登陆舱登上过月球,只可惜,没有人找到美国队长!”

    黑白眉头微皱,有些担心,问道:“没有找到?你确定不是你的情报出错?也许其它国家找到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尼克弗瑞冷哼一声,“不要小瞧了神盾局的情报能力。”

    黑白暗暗切了一声,小瞧了你们九头蛇的下属分支机构真是对不起啦!

    “在发现了你们的真实身份后,我再次命令重新搜索钢铁城堡,这一次运用了最新的探索设备,凡是生物骨骼都无法逃脱搜索,但是很可惜,依旧没有找到美国队长!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美国队长没有死!”

    黑白脸皮抽搐了一下,尼克弗瑞为了增加些压力显得更严肃甚至在最后几个字还加重了读音,但该怎么评价呢?嗯,要不要配合他装下逼!

    黑白没有回答继续翻看着照片,就在尼克弗瑞有些不耐的时候突然间发现黑白的表情出现了变化,原本一脸淡然的样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冷与杀气,尼克弗瑞差一点就要拔枪了!

    黑白翻看照片的动作停止了,停在了一张废墟的照片上,这是一个被埋在残骸下的窟窿照片,无论是周围的布置还是那窟窿的形状,黑白一眼就认出了其正是藏着冷冻仓的地方。

    一开始黑白以为尼克弗瑞并没有找到,但是现在看来,不是没有找到是有人带走了斯蒂夫!

    “黑叔叔,你怎么了?”谢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木马上下来了,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却闪烁着杀意,紧紧盯着尼克弗瑞,仿佛下一秒就要撕开这黑光头的喉咙似的。

    尼克弗瑞眼皮跳了跳,你这么看我我就怕了吗?要不要我请你吃冰淇淋啊?

    黑白直接将照片都还给了尼克弗瑞,“斯蒂夫确实没死,但当初他受了重伤,最后如何了我也不知道。你就祈祷他不会被九头蛇找到吧!”

    尼克弗瑞接过照片,眼神在那个窟窿照片上停留片刻,淡淡道:“我会再查查,如果你又想起了什么的话,就联系我吧!嗯,顺便说一句,九头蛇早就毁灭了!”

    “呵呵,看来咆哮突击队的身份很有优势啊,竟然能够得到局长大人的私人号码。”黑白没有在九头蛇的问题上纠缠,而是语带调侃的笑道。

    “那是我副官的电话。”

    “……”

    尼克弗瑞走了,黑白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自己到底还是棋差一招。做了那么多的伪装最后还是让斯蒂夫被人带走了,而他甚至还不知道谁是罪魁祸首!

    “黑叔叔?”谢娃担心的晃了晃黑白的手掌。

    感受着掌心的温度,黑白长出了一口气,他是真的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但愿找到斯蒂夫的人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组织吧,否则,他不介意为了自己儿子做些疯狂的事!

    ……

    离开的尼克弗瑞并没有松懈,紧接着就拿出手机打给娜塔莎,“余轩那边接触的如何了?”

    娜塔莎此时看着余轩远去的背影,无奈道:“似乎在美国队长的问题上他们的情绪都有些起伏,不得不说,刚刚余轩的眼神吓到我了!”

    尼克弗瑞怔了一下,拿起那张大窟窿照片,顿了顿道:“回来吧,我要再派人上一次月球,这次我们也跟着一起去!”

    娜塔莎愣了一下点头答应,待放下手机后突然笑了,“咆哮突击队吗?看来你这家伙的秘密很多啊!”

    与娜塔莎联系过后,尼克弗瑞又将手机打给科尔森,“你那边怎么样?那个明星高雯应该不是什么很有城府的人吧!可有什么收获?”

    科尔森苦笑,轻轻触了触脸上的猫爪印,贼鸡儿的疼啊!“她有没有城府我不知道,但脾气倒是不小,还纵猫伤人!”

    尼克弗瑞(?_?)?

    “我没有跟她谈几句,她被佩珀波兹拽走了,说是以好友的身份邀请她去参加托尼斯塔克荣获红点奖的颁奖晚宴!”

    “红点奖?那不是工业设计大奖吗?因为他设计的导弹?开什么玩笑!”

    科尔森哭丧着脸,“至少他还没有得诺贝尔和平奖,这证明世界还没有疯!还有,下次再接触危险的女性,能让我娜塔莎来吗?”

    尼克弗瑞沉吟了一下很无耻的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和娜塔莎要去趟月球,你继续跟进这件事吧,尝试一下从其它人身上找到突破口,当年的咆哮突击队那么多少人竟然都活了下来,他们肯定有秘密!”

    说完也不等科尔森回话就将手机挂断了,科尔森一脸不忿的收起手机,“上月球都不带我,我没有情绪的吗?”

    心情不好的可不止黑白一个人,这个时候凡是跟神盾局有过接触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斯蒂夫失踪的事,对于这个NPC战友的感觉大家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大家都怕麻烦!

    对于未来有可能遇到的九头蛇队长、苏联队长还是什么队长,众人光是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辣眼睛。还能不能好好的唱金色盾牌热血铸就了?嗯,幸好黑白将雅典娜的守护盾牌带回来了,否则一个有了神器盾牌的敌人,那才真的麻烦了!

    高雯在一辆加长版豪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佩珀闲聊,手上一边撸猫一边拿着手机犹豫。

    佩珀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

    高雯有些烦躁的耸了耸肩,“我男朋友的养子失踪了,我在想要不要去安慰一下他。”

    佩珀大惊马上站起却忘记在车里砰的一声撞在车篷上,“那得赶紧报警啊!”

    高雯笑道:“放心吧,已经报过警了,并且连特工部门都牵扯了进来。”

    佩珀闻言一脸八卦的问道:“黑白好像就是你的男朋友吧,这么年轻就收养小孩了,该不会是,他不能生吧!”

    噗!高雯还没有表态,怀里的高舞已经笑喷了,不过在佩珀看来就像是猫打了个喷嚏似的。

    高雯好笑道:“他能不能生我不知道,不过我有些好奇,托尼一直以来沾花惹草那么长时间,时不时就换个床伴,怎么不见他擦枪走火弄出人命呢?”

    佩珀闻言挑了挑秀眉,颇为骄傲道:“很简单,每当他要胡来的时候我都会在那些女人的酒里下点避孕药。”

    高雯脸皮抽了抽,“那要是那些女人不喝酒呢?”

    “没关系的,我还有避孕药气雾版的,让贾维斯帮忙喷洒就好,反正对于男性没有伤害,贾维斯这属于帮助托尼解决麻烦也不会违反程序。”

    高雯呵呵,“你还真是了不起呢,都弄出气雾版了!”

    佩珀得意,“我也是名校毕业的啊!”

    高雯的笑容一敛,“我第一次见斯塔克的时候,你不会也用了这玩意儿吧?”

    佩珀:“……”

    “把你的脑袋转过来看着我!”高雯一把将假装没听到的佩珀抓过来按在身下,“你这个小女表子很心机啊!竟然敢算计我?”

    佩珀据理力争,“谁让托尼看着你的眼神色眯眯的啊!”

    “那你去给他下药啊!”

    “我舍不得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