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咱从来不以貌取人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玩家一旦进入了某个历史任务就相当于某种程度上将自己孤立了起来,至少在游戏里是这样的,一切能够及时联络的方法都不起作用了。再要想知道现代时间线的局势发展就只能看看现实直播间的直播又或者拜托朋友告知了。

    黑白在打开月光宝盒的时候是看现代线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才下定决心做这个任务,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前脚刚走,后脚斯塔克那个倒霉蛋就被满大人给绑架了。

    若是他现在做的是某些很平常普通的历史任务,说不得会马上结束任务然后回现代线,可是这一次的并不一样。

    月亮的光华铺满绿郁葱葱的山坡,像是给山体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黑白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之后顺利落地,他第一时间身体半蹲好似一只警惕饮水的狼一样向四周望去。

    “还好还好,这一次没有倒霉的再坠落进战场。”

    黑白如此嘀咕着,他对于上次夹在两个冲锋队伍中间的经历可是记忆犹新,那种杀意盈天的感觉是他前所未有的体验,哪怕是神奇女侠任务中对抗德国强化士兵又或者美国队长任务中的九头蛇战士都无法与其比拟。

    也许当时感觉不出来什么,但是凡事就怕比较,同样是军队,那些骑马向着机械恶魔冲锋的战士明显在实力上远超九头蛇士兵!

    黑白想到这里甩甩头向着山下行去,在他看来,除了个别的生物外,应该没有哪个群居动物会在高山上生活。而人类就更是如此,虽然偶有些装逼的人将城堡建在山上,一般的城镇都是在平原或者山脚。

    而想要探查出这个时间线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首先要寻找有人类居住的城镇才行,哪怕是个小村落也比在荒野里乱走要好。

    轰!轰轰!

    黑白的脚步一顿,转身就又往山上跑了回去,这一阵阵闷响简直再熟悉不过了,上一次来的时候两军冲锋就是这个声音,自己不会这么背吧?

    声音越来越近,黑白清楚的看到山下一片片树林在往下折倒,月光之下好似有一团团阴影从远方弥漫而来。这团阴影吞噬了所有,连带着一团阴云好似也将清丽的月光拦下了!

    黑白将身形隐在一颗两人合抱粗的大树之后,再抬头时算是终于看清了那些阴云。那哪是什么阴云啊,分明是一帮扇动翅膀的机械怪兽。

    嗯,说是机械怪兽有些不准确,其实这些所谓怪兽的原型应该只是地球上一些能够飞行的动物。蝙蝠、飞鸟、昆虫等等!

    “难道塞伯坦人已经占领地球了?”黑白有些别扭的看着天上,他认出了塞伯坦人的身份,为了能够尽快的适应不同星球的环境,塞伯坦人都有变形成目标星球上生物或工具的能力。他们会在降落时发射扫描装置,将扫描到的物体进行分析,然后判断变成什么样子最合适。在工业时代自然就是载具形态,可在世界进入工业时代之前自然会选择变成不同的生物。嗯,好吧,尽管机械和生物的样子有着天壤之别,根本没法潜入,但……塞伯坦人开心就好!

    在二战时间线黑白刚刚灭过一批,谁知道竟然在这里又碰见了,该怎么说呢?难道他天生就跟塞伯坦人有缘?话说变形金刚和月光宝盒根本不搭啊,这画风太奇怪了!

    吼!果然,除了这些奇奇怪怪的飞行部队外,黑白向下望的时候又遇到了那只记忆中的机械恶魔。

    虽然如今还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回事,但是黑白却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上次的大战中,机械恶魔并没有被消灭否则他此时就不会见到它了。

    黑白摸了摸下巴,转头向山体的另一边望去,果然发现一大批骑兵拐过山脚后出现在了视野中。

    只是与他之前见过的那些士兵有些不同,这次遇见的骑兵似乎比上一次要精锐了不少。他们的铠甲更加闪亮,他们的兵器更加锋利,寒光闪烁再加上不同寻常的长度,很明显就是为了对抗塞伯坦人而特别打造的。

    黑白没有轻举妄动,上一次他因为处于战场中央所以狼狈的逃跑了,这一次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他倒是非常有兴趣看看,这些血肉之躯到底是怎么对抗塞伯坦人的!

    什么?你说帮忙,帮谁?帮人类!黑白会摇摇手指一副过来人的嘴脸告诉你,年轻人,你太肤浅了!好人与坏人的界定可跟种族没有什么关系,表面看起来塞伯坦人凶神恶煞,但万一他们是在为了地球而战呢?

    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毕竟在汽车人中还有柱哥这样的人物呢,你怎么肯定在历史任务中就一定没有这种角色?

    身为一个理智的人,绝不能够以貌取人!哪怕塞伯坦人的对手是一帮英姿飒爽的骑士,可谁说大侠就一定要多英俊?坏人又一定要多丑陋呢?黑白可不是那种因为长得俊俏就成为脑残粉的人!

    轰轰轰!两方的速度非常快,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了,只是塞伯坦人身为外星生物可没有人类骑士两军对冲的习惯,在还没有跟骑士接触前就已经开炮了!

    “障碍重重!”

    一声声冲天响的怒喝自骑兵队伍之后传来,在炮火覆盖之前,一道肉眼可见的精光在骑士们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一道将所有炮火都拦住的屏障。

    要知道这些炮火虽然放在现代看也就那么回事,可是在这刀剑铠甲的年代绝对称得上大杀器,谁知道竟然被一道屏障给拦住了。而且,这咒语似乎非常耳熟啊!

    黑白的视线越过骑兵团向着后面望去,之间在另一侧的山腰处竟然站着一大批的黑袍人,这些人披着黑色的长袍伸手握着一根不足小臂长的法杖,遥遥指着骑兵团念念有词。

    说起来这种法杖高舞也有,只是因为得到了奇幻物品四叶草的魔法书做替代品后就不经常用了。

    若不是黑白清楚的知道伏地魔剧情还没有开始,他说不定还以为自己遇见了食死徒呢,好在这些黑袍人并没有遮住脸面,一个个看起来虽然很瘦弱但是却很干净且偶尔从手上、勃颈上露出的金饰也能看出他们的身份之尊贵。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法师都那么堂堂正正,在法师队伍之前还有两个蒙头蒙脸将身体整个所在黑袍中的人,从他们的站位上看,似乎是这支法师队伍的首领。

    这两个黑袍人并没有动手,似乎是觉得塞伯坦人的炮火并不值得他们动手似的。

    砰!轰!

    塞伯坦人那方似乎也早就料到炮火起不到作用,冲锋的势头一点不减,两方终于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咦?这是……军阵?”黑白在两方相撞的一瞬间,发现在骑兵团前方突然间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一道箭矢般狠狠的射穿了塞伯坦人的阵型!当然,如果乱糟糟一团算是阵型的话。

    第一次相撞中人类骑兵团占据了明显的优势,金色的箭矢虚影一下子就将塞伯坦人从前到后给凿穿了。足足十数个高大的塞伯坦人被箭矢虚影瞬间就撞碎了!

    只是塞伯坦人似乎也早就有了对抗这军阵的办法,以机械恶魔为首的塞伯坦人们将武器狠狠的砸落地面,强大的震荡波通过地面轰隆隆向骑兵团涌去。而有的塞伯坦人更是一头钻进地下,再上来的时候就遁入了骑兵团的内部。

    呼!金色的箭矢虚影轰然溃散,骑兵们站立不稳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从马上摔下来。

    在山上的黑白嘴角一阵抽搐,这特么是啥军阵啊?竟然会因为一道震荡波而乱了阵脚,换成自己的巴蛇,震荡波先不说要是有塞伯坦人干从地下钻上来,那他保证会让其永远埋在地下!

    箭矢军阵以破,塞伯坦人嗷嗷叫着再次扑了上去,而因为冲锋的关系骑兵团也早就冲进了塞伯坦的阵营。如果单论个人武力的话,那下一秒必然是人类骑兵被塞伯坦人围歼的下场!

    但是人类骑兵们似乎也早就有了应对方法,只见法师团再次挥动法杖,“锈迹斑斑!”

    黑白愣了一下,高舞不是说过这种魔法只能吓唬吓唬人吗?

    却见一道道闪光从法杖上喷射出来,然后附着在骑兵团内部的一批人身上,不,更准确的说应该附着在那些战士的武器上。那是一架架足有半人高的劲弩!

    这些劲弩看起来笨重无比,但看那光是上弦就能将战士们脸憋红的架势,其威力也定然强大无比。

    就像黑白所料,蹦蹦蹦!一连串的弓弦抖动声,弩箭带着呼啸与精光狠狠的射进扑上来的塞伯坦人身上。强大的劲道足足射进了能有半米多深,而下一秒,魔法形成的精光顺着弩箭竟然钻进了塞伯坦人的体内!

    啊!呃!

    黑白听见了塞伯坦人的痛呼,一个个塞伯坦人像是突然间失去了力量似的摔倒在地,有些瘫在地上起不来,而有些却直接就挂掉了。

    “嘶!”黑白难以置信的吸了口冷气,卧槽!原来这才是“锈迹斑斑”的用法吗?以黑白的眼力轻易就看到了那些死去塞伯坦人的状况,凡是死亡的塞伯坦人无不是被弩箭射中了胸口。

    黑白知道,塞伯坦人的能量核心其实是在胸口的,而也因为如此,胸口的防御往往非常厚,而且那时能量核心不是机械关节,不会因为有根弩箭射进去就死掉,最多是重伤。但是弩箭上因为有了咒语的力量,当弩箭射穿外部装甲时,咒语的力量自然会趁机钻进塞伯坦人的体内。

    如果没有击中胸口则会让塞伯坦人的内部关节生锈瘫倒,而若是倒霉被击中了胸口,则会将能量核心一起腐蚀,这就是塞伯坦人死亡的原因。

    当然,因为“锈迹斑斑”的效果,这咒语不能附着在铁器上,所以那些弩箭都是木质,而想要将木质的弩箭射进塞伯坦人的装甲可不容易,因此那些劲弩其实只有一箭之力,一箭过后骑兵们根本就来不及上弦发射第二箭。

    同样的,塞伯坦人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牺牲,他们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亡而有任何停下的想法。凭着巨大的吨位一个个的开始往队伍里冲。

    黑白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两方肉体的碰撞一瞬间就注定了是血肉横飞的,事实也像他料想的那样,在没有军阵、没有魔法加持的骑士们是无法凭借手中的长矛给塞伯坦人造成杀伤的。

    呃,也不完全对,在这些骑士之中有那么大约百来人似乎能够在身上冒出一种五颜六色的雾气,而这种雾气当缠绕在长矛上时竟然可以刺穿塞伯坦人的装甲!

    只是这百来人在大型会战的时候能够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其中近乎一半的人在解决之前那些从地下突入骑兵队形的塞伯坦人,而另一半则在用刀剑长矛靠着坚硬的躯体跟塞伯坦人硬碰硬。

    黑白摇摇头,可以说除了之前军阵和弩箭魔法合作之外,到目前为止这支骑兵队没有给他任何惊喜。当然,算上以前见到的那场战斗再加上黑白所不知道的战役,这些人类既然能够跟塞伯坦人打这么久,肯定也是有一手的。所以黑白仍旧期待,同时将目光聚焦在法师队伍上。因为在他看来,目前能够破局的应该就是法师队伍了!

    这种推断可不是扔个硬币瞎猜或者看哪个球员长得帅而乱投的,黑白发现一直都没有参战的塞伯坦人飞行部队竟然全都朝着后面的法师队伍冲了过去。试问如果法师队伍不重要,这些塞伯坦人会这样吗?

    很快,法师队伍果然开始发挥作用了,只见法师队伍中猛然升起了一大批朝塞伯坦人的飞行部队冲过去了,他们骑着的是巫师的传统飞行器——扫把,而且看起来还是颇为复古的样式,有的甚至还往下掉灰呢!

    而另一些法师则聚在了一起,他们相对而立围成了一个圈,然后将手中法杖对点指向空中,在一阵莫名其妙反正听不懂的咒语吟唱中,一道道绿光开始往附近山体辐射过来。

    黑白眼珠子一瞪将身体都缩回了大树之后,鬼知道这绿光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就算没有他也不想被绿光照耀全身,他可不是某个一身绿都不在意的胖子!

    哗哗哗砰砰!绿光闪过,就在黑白完全弄不明白这光芒到底有什么用的时候,身后突然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剧烈的晃了晃然后将其掀倒在地。

    黑白就地一滚回头望去,嘴巴瞬间睁大的合不拢,原本背靠的两人合抱大树此时已经长出木质的手脚成为了一种足有十几米高的人形生物了!

    “树……人?”黑白揉了揉下巴,身子不是很快的左右闪躲,避开身边一个个向山下冲去的树人。话说难道自己进入了指环王的世界?可敌人不该是半兽人吗,怎么变成塞伯坦人了!

    就在黑白彻底凌乱了的时候,大批的树人已经冲锋到了骑兵团中,这些树人挥舞起巨大的手掌拍击塞伯坦人,强猛的力量总是能够将塞伯坦人打飞,但作为机械生命,塞伯坦人的防御是出了名的强,所以就出现了那种打倒再站起、站起再打倒的尴尬情况。

    不过好在这些树人似乎也只是辅助,想要对抗塞伯坦人还是要靠那百来个会冒气的骑士,他们利用树人做阶梯,一个个对着高大的塞伯坦人发起冲击,往往在几次冲击后就能洞穿塞伯坦人的胸口护甲。

    这很明显是个危险的方法,塞伯坦人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有些骑士稍稍慢点就会被塞伯坦人抓住,到那时就是比试力量或者说破坏力的时候了!

    是骑士们破坏塞伯坦人的手掌脱困还是塞伯坦人先将骑士捏死?

    战斗非常惨烈,虽然那些冒气的骑士们很快,但在乱战之中难免被击中或抓住。什么?你说普通骑士哪去了?

    他们伤亡的最多,普通骑士论起单体实力是没有办法跟塞伯坦人抗衡的,所以他们不会与敌人搏杀,哪怕塞伯坦人都进入阵型了他们也不会与之交战。他们的任务就是一个,跑!

    不停的移动,移动的同时也慢慢汇聚在一起,然后在人数稍稍多点的时候就回头冲锋,优先冲撞那些抓住冒气骑士的塞伯坦人,以他们骑兵的冲击力虽然无法杀伤但却能够将塞伯坦人撞倒以达到解救冒气骑士的作用,当然,在没有军阵加持下这么撞就是在拿命搏!几乎每一次都会有数个骑兵被撞的粉身碎骨!

    黑白摇摇头,这种惨烈的景象让他有点不适,转头望向法师队伍。那些骑着扫帚飞起阻拦塞伯坦人空中部队的巫师们会利用法杖凝聚一颗颗闪电球扔出去,这些闪电球的威力有点类似于手雷,但似乎会消耗巫师们不少的法力,因为这些巫师们在扔出了几颗闪电球后就会造成飞行速度降低。而在天上和塞伯坦人相撞绝对是找死!

    呜!

    就在飞行巫师们彻底陷入下风的时候,法师队中其中一个首领吹起了手中的海螺,这海螺看起来挺普通的却能够吹出很低沉的声音。

    这显然是撤退的信号,因为声音响起后那些飞行巫师就都逃跑回本队了。而那些塞伯坦人的飞行部队也紧随而下!

    “我去,这不是找死吗?”黑白有些别扭的看着这一切,在他看来,没有冒气骑士的实力,这些法师怕是要被塞伯坦的飞行部队一波带走了!

    吼!呼轰!

    一道冲天的火焰突然间自地下窜出,火焰的温度极高,仅仅接触刹那就把塞伯坦的飞行部队烧掉了十几个!

    “还有陷阱!”

    在黑白的惊呼中,一只金属巨兽缓缓自地下翻出,伴随着飞扬的尘土,三颗金属龙头在空中摇曳,强而有力的下颚仅仅片刻就咬碎了好几只塞伯坦人!

    “这是……变形金刚5的剧情?”

    黑白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只三头龙,老实说,在《变形金刚》系列中,第五部的剧情是最扯的,虽然特效依旧酷炫,但剧情也是让人从头到尾的尴尬。不过这并不影响其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这只三头龙!

    黑白想着再次望向骑兵团,难不成这一支骑兵团就是亚瑟王的部队?

    一旦有了线索这一个个细节就会如同雨后春笋般跳出来,比如这些骑兵们的相貌都是西方人的相貌,跟黑白所知的英国人非常相似,再比如在冒气骑士中确实有那么十几个非常突出,估计就是圆桌骑士了吧!

    想着精神力开始辐射向骑士团,尤其是向那十几个最猛的冒气骑士笼罩过去,话说到底哪个是亚瑟王呢?

    嗯,这个比终结者还壮拿锤子的肯定不是,太鲁莽!这个持枪打架像跳舞的肯定也不是,太浮夸!这个一脸焦急总是四处救火的应该也不是,太圣母!嗯,这个外表罩了一层魔法伪装的女人应该也……

    (?Д?)

    黑白拍拍自己的脸颊,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来这,你说串联变形金刚就串联呗,你弄个呆毛王算什么?是不是还要我抢圣杯啊!要不要画个圈圈召唤李云龙啊?

    吐不尽的槽啊,明明下面打的血肉横飞,黑白这里却偏偏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回头再望向法师队伍,有了机械三头龙的帮助,塞伯坦人的飞行部队被牵扯住了大半,但是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法师队伍还是被十几个塞伯坦人给突入了进去。

    这一下就有点虎入羊群的意思了,巫师们紧急使用的魔法根本对塞伯坦人造成不了太大的杀伤,而塞伯坦人的火炮却能够将他们轰的粉碎。

    就在这时,为首的两个法师首领黑袍人,一个向后退去,另一个却捡起了两根长矛朝着塞伯坦人冲了上去!

    “这么彪的吗!”黑白好笑,你是法师啊,你冲上去跟塞伯坦人肉搏算怎么……我去!这么猛!

    只见那黑袍人将两柄长矛挥舞的残影重重,当当当当当的将十几个塞伯坦人打翻,灵巧的身法躲开一次次炮火轰击,一次次劈砍卸下塞伯坦人的小臂大腿,看那彪悍的样子颇有叶问打十个的感觉!

    黑白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好吧,他必须承认,法师这么能打是没毛病的,嗯,正常操作!

    然而就在黑白感叹的时候,从开战就不知道躲哪去的机械恶魔出现了,其像是从山顶跳下来似的,呼的一下就砸向了那个挥舞长矛的黑袍法师。

    轰!剧烈的气浪将整个法师队伍都掀翻了,一招标准的抽射狠狠踢在黑袍法师的身上。

    噗!鲜血在空中喷洒,黑袍猎猎兜帽掀飞,一张熟悉无比的靓丽面容被黑白收入眼帘。

    一瞬间,回忆涌上心头,与五色禁军的并肩冲锋,临危之下的倾囊传授,回京路上的欢声笑语,以及同一屋檐下的默契微笑。

    嗷!饕餮守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凝聚在一起,巴蛇军阵仰天长啸,对着机械恶魔疯狂噬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