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梅林的故事(二)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战斗有点虎头蛇尾,当然,这不代表战争结束了,只要这些塞伯坦人不被彻底干掉,那就不会完结。不过似乎林梅不太在意这个事,看看她现在没心没肺吃烧鸡的样子,黑白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坑里!

    “所以你热血一上头就答应他们留下来抵抗塞伯坦人了?”黑白揉着太阳穴有些苦恼的问道,如果不是知道每一个自由NPC体内都有一个真实的灵魂,他现在一定会大骂系统搞事情。

    “嗯,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这么有滋味的烧鸡了!”林梅一副满足脸,像是偷吃了臭豆腐而别人没有吃一样。

    黑白嘴角抽了抽,“那你就安心吃**!”

    接着转身望向屋子里另外两个人,一名是健硕的金发战士,一名是头戴兜帽长袍的法师队另一个首领。

    “我们不理某个总是转移话题的傻妞,现在你们能够告诉我一下这一切是什么情况吗?”

    也不知道是这些人不信任黑白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从黑白救下林梅之后,整只队伍看着黑白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且在回程途中都没有人跟他说话。说起来这个时间线的亚瑟王军队似乎要比历史上的富庶不少,至少在城市建设上用料十足。

    嗯,说这是城市也有些不准确,高高的城墙、偏黑暗的风格、依山而建的地势再加上墙头偶有被沾上的血色,这里更像是一座要塞。在黑白的记忆中,似乎《指环王》电影里的刚铎城跟这个很相似。而如今黑白等人所在就是城堡中一个供进餐和聚会的大厅。

    “他值得信任吗?”那个黑袍法师用其沙哑的声音问道,啃鸡腿的林梅百忙之中回头点了点。

    黑白翻了个白眼,“你其实不用压着嗓子说话的,还有下次用魔法伪装的时候不要光遮挡面部,至少也把自己的体型遮掩一下,否则很容易被看穿的。喏,你看旁边这位就隐藏的挺好!”

    “……”

    空气像是突然间被凝固了一样,原本看起来意气风发的金发战士双拳握紧,眼中多了一丝阴暗,但有趣的是,即使被揭穿了秘密可却半点没有“你知道太多了”之后的杀意!

    “嗯,是个正直的人!”黑白心里如是想到。

    黑袍法师顿了一下伸手将兜帽拉开,原本能够遮住脸的黑暗一下子不见了,露出其后美丽高贵的面容。对,就是高贵,这是一名充满了贵族气质的美女,红发、褐眼,脸型非常高级,有点古代版黑寡妇的意思。轻轻退去黑袍,下面是一袭束身的皮甲,将其丰满高窕的身材尽览无疑。

    黑白上下打量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嗯,对于看起来比他还高的女人有些接受不能。注意,只是看起来比他高,真的!

    黑白又望向金发战士,这家伙却并没有这种自觉,仍旧保持着一副“真男人”的幻象。

    黑白正要说这事,却见红发美女挥手间将幻象撤销,露出幻象下一个美丽严肃的脸蛋。还是金发,只是要比男人的看起来更柔和,面容很漂亮,虽然没有红发法师那么勾人,但自有一种巾帼红颜的英姿,另外让人最深刻的就是眼中那沉重的责任感了。

    转头看了看林梅,“你们这是在拍霹雳娇娃吗?配置都齐了啊!”

    林梅显然没有听懂这个梗,胡乱的将鸡爪子往嘴里塞了塞,“我们也没有办法,你是不知道这里对于女性的偏见,女侠这样的词汇在这里完全是离经叛道,只有束胸和裙子才是女性的本命!”

    黑白看着她一嘴油的样子不禁好笑,“那你之前在军队和法师们面前露过相了,会不会有影响?”

    林梅摇摇头,“不会的,在所有人眼中,法师梅林是一个法力强大的大能,可以变男变女还能变成动物。当进攻时变成男人,受攻击时变成女人,这还符合那些战士们的价值观呢!”

    黑白眨眨眼,好像突然间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问题,“法师……梅林?”

    “对啊,这里的人很有意思,他们将名放在前面,姓放在后面,我叫林梅,到这里就成了梅林,这没毛病啊!”林梅说着将鸡皮剥掉,她不太喜欢吃鸡皮,除非是炸的又香又脆那种。嗯,这是她难得的挑食。

    黑白捂脸,“没毛病?毛病大了好吗!”

    看着林梅没心没肺的样子,黑白又望向另两位美女,“这两位是……”

    “金发的是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红发的是桂维尼亚,是我在这里认识的两个朋友。”林梅解释道。

    “你是怎么看穿我幻术的?”林梅还没有怎么介绍,红发美女桂维尼亚就开口问道了,那眼神中的探究让黑白有种上学时候面对几个学霸同学的感觉。难道这是个研究型人才?

    黑白如此想着也摆出了一副学霸相互交流的样子道:“幻术嘛,都是没有实体的,简单的幻术可以欺骗视觉,复杂点的可以欺骗五感甚至是人体本身的直觉!但是精神力不在此列,因为精神力直接链接灵魂,而我不确定是否有能够直接欺骗灵魂的幻术,但至少如今还没有碰见过。”

    桂维尼亚娇躯一僵,表情煞是精彩,她完全不知道原来幻术还有这么多的品种。只听黑白又道:“你的幻术仅仅停留在视觉与触觉、听觉上,先不说精神力,光是闻到你们身上的体香就能引起怀疑!若非你们这里男女都有用香水的习惯,怕是早就被识破了!”

    桂维尼亚的脸颊红了一下,就连一边阿尔托利亚的表情也有些别扭,林梅(`へ′*)ノ“流*氓!”

    黑白无视她们的鄙视接着道:“另外我还要说一句,塞伯坦人侦查敌人的方式有很多,除了普通的光学捕捉之外还有红外线扫描或者声波探测之类,你的幻术在他们面前没有丝毫作用,只不过塞伯坦人还不明白人类中男女地位的差距,否则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破绽。”

    桂维尼亚一怔,急道:“这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的,只要将塞伯坦人都弄死就好,到时候如果你们不眷恋权势的话,那就演一出戏剧让自己假死。我有几个朋友对此非常擅长,连带着我也学了不少!”

    桂维尼亚看着黑白得意的表情脸色一垮,话说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我并不介意权势,要知道我站出来只是因为没人站出来而已,等消灭了恶魔,我会急流勇退的!”一直不说话的阿尔托利亚终于开口了,声音很有磁性。

    黑白撇撇嘴,“你们这是怎么个心路历程?难道男人都死光了!”

    “我来说吧!”林梅用袖子擦了擦嘴上的油渍,嗯,这种习惯应该也是大家认为她是爷们儿的原因之一吧。

    “这里的人很好战,他们觉得战争、劫掠比安心发展自身更高效。所以凡是手下有点势力的领主都开始争地盘,这就让本来不大的领土变成了一锅乱粥。”林梅说着撇撇嘴,争斗果然到哪里都是不变的。

    “后来那些机械,塞伯坦人来了,本来在有外敌的时候应该一致对外,但是这些领主却各怀鬼胎,根本就无法全身心的一起对抗敌人,所以局势越来越差,已经有好多领主被干掉了!”林梅感叹的摇摇头。

    “后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散布了一个谣言,打造一柄神器,说是谁能够拿得起这把神器,谁就是命中注定的王,将带领人民打败恶魔!”

    黑白闻言突然伸手打断道:“停!这里有个问题,谣言也就罢了,神器是怎么回事?那些领主应该不傻吧,会相信这种谣言?”

    林梅有些小得意的笑道:“如果是普通的东西自然没法骗过那些领主,但是桂维尼亚在上面施加了沉重的魔法效果,以常人的力量是没有办法举起神器的。然后我们将神器做成剑状插入巨石,再演场戏让阿尔托利亚将宝剑拔出来就是!”

    说到这里阿尔托利亚很配合的将腰上宝剑拿出来,黑白探头望去这就是一把很寻常的宝剑,只不过在外表罩了一层闪光效果罢了。

    黑白眉头微皱,“然后那些领主就认你为王了?”

    三女点头,“对啊!”(??ω??)?

    “对你妹啊!”黑白一把将剑抽过来拍在桌子上,“你们以为那些领主真的傻吗?我问你,阿尔托利亚的身份是什么,除了你们之外应该还有人知道她的女人身份吧!”

    林梅愣了一下点头道:“是啊,还有……呃……”

    “没什么好隐瞒的。”看到林梅有些犹豫,阿尔托利亚主动开口道:“我的父亲是领主尤瑟,我的母亲却是另一个领主的妻子,所以我是两人偷情所生。后来我母亲在那领主死后就嫁给了我父亲,除了我的父亲与兄弟们之外,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我是女人的身份了!”

    黑白呵呵,宫廷剧的狗血剧情,“这不就对了,只要是个稍稍有野心的领主都不会相信什么天命的王之类的谣言,之所以他们让你带头就是因为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你女人的身份,就算你最后带领人民赢得了战争,以女人身份也成不了王。只要他们将你的身份一揭穿,一切就又会恢复正轨,如果结局好了,你会成为一个女英雄流芳百世,如果结局不好,他们说不定会以女巫之类的名义将你烧死!”

    “……”

    黑白的话有些吓到三个妹纸了,她们互相望了望,人们说心中黑暗的人看不到光明,这个男人是不是心里太灰暗了?在他来之前一切还都好好的啊,那些领主要兵给兵,要粮给粮,一直都很配合啊!

    “你确定?这么黑暗的吗?”林梅秀眉微皱,她与阿尔托利亚和桂妮维亚都不同,她见识过人性的丑恶,只是并没有在权力圈子里待过,并不知道那些政客的手段。

    黑白呵呵,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教育道:“他们之所以帮助你们,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抵抗塞伯坦人,而他们彼此又不互相信任,心里一直抱着攘外必先安内的想法是根本无法合作的!如果你们自己不突然间跳出来,那我保证他们会推选出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傻小子上台。而阿尔托利亚的出现似乎为他们做了一个更好的选择,如果推举一个傻小子还要提防这小子得势之后摆脱他们的控制,阿尔托利亚却没有这个麻烦,毕竟女人不能当王,这是无法打破的规则!”

    “这么说,是我的父兄出卖了我吗?”阿尔托利亚的脸上有些失望,但似乎并不意外,“算了,反正我们的目的也是将塞伯坦人打败,权势什么的就算了!”

    黑白不屑的切了一声,“妹纸啊,你想的太简单了!从之前的大战我就看出来了,你已经在军中获得了巨大的威望,这种威望虽然不能让一个女人当王。但若是你之后站在某个领主的阵营,或者干脆嫁给了某个领主,那这些军队也有很大可能会支持那个领主!这是一份潜在的助力,只要不傻,没有谁会白白放过。到时候,就看那些领主谁能够给你父亲足够的好处了,看看他会将你卖给谁?嗯,也许你的父亲也有足够的野心,想要争一争呢!”

    砰!黑白的话终于让阿尔托利亚愤怒了,其一巴掌将桌子拍成粉碎,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外面的士兵。只是他们还没有过来就听桂维尼亚回头喝道:“不准进来!”

    要知道无论是亚瑟王还是梅林或者是法师团的另一位大佬,在士兵们的心中都有着巨大的分量。所以当听到喝声的时候,一帮士兵身体下意识的颤抖并后退。

    黑白一点都不介意,开玩笑,我一哥们儿还能打出导弹呢,你一个捶桌子的有啥可怕?

    “你有什么证据?”阿尔托利亚双眼死盯黑白,愤怒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黑白嘿嘿笑了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证据,要知道全世界的政客思维都差不多。大选时候就拿领土问题、人权问题、福利问题刷一波存在感,至于上台之后能不能做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而无论是盟国还是敌国其实在这种事上也都有默契,你挑衅我就抗议,你军演我就往边境增兵,其实大家都有默契都知道不可能真正打起来。”

    黑白顿了顿又道:“就拿你的事来说吧,为了能够让你顺利带领战士们赢得战争,你的父亲肯定已经将你的身份通知了各位领主,也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支持你。而扬名的你对于你的父亲也是有好处的,毕竟这相当于让他多了一分筹码。未来是进是退都能够游刃有余,但是这份筹码又没法起到决定性作用,因为你是女人,若是公之于众的话就会引起哗变,让那些战士们觉得你欺骗了他们。毕竟这个时代似乎并不能接受一个女人当王!这就相当于是领主们手中的一个杀手锏,也是领主们不在意你父亲的原因。”

    林梅皱了皱眉,“那如果我们主动暴露自己性别的问题呢,这样总不算欺骗吧!那些战士应该不至于有太过激的反应吧!”

    黑白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你这脑袋就别再掺和政治斗争的问题了,在战时,这是最下下策。对于你们本身来说当然可以,战士们也能够理解,但是你觉得在得知你们是女人的情况下,他们还能舍生忘死的作战吗?这是源于道德观上的偏见,跟信任与否无关。那些领主们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有恃无恐的!说白了,你们比他们更加在乎这个世界的存亡!”

    林梅闻言叹了口气,老实说,当她到达这里的时候也有点不理解,女人打仗怎么了?华夏还有女皇呢!

    气氛突然就低沉了下来,旁边的桂妮维亚安慰性的拍了拍阿尔托利亚的肩膀,“没关系,到时候我们做场戏,安排你的死亡。放心吧,我能用幻术让梅林变男变女自然也能让你变成死人!”

    黑白囧,这话听起来好别扭!

    “你也是政客?”阿尔托利亚并没有因为桂维尼亚的安慰而有所好转,反而抬头看着黑白。

    黑白眼神玩味的看着她,笑道:“我如果是政客就不会将这些可能告诉你了,我会暗中帮你扫清障碍,然后在适当的时候以一种意外的方式让你知道,让你感激甚至做出无悔付出的样子使你爱上我!”

    阿尔托利亚懵逼,桂维尼亚惊讶的捂着嘴巴,林梅就干脆了,抬脚在其脚面狠狠一踩,“别吓唬她们,她们很单纯的!”

    黑白嘴角抽了抽,“我只是提醒她们一下,有时候好人和坏人的定义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阴谋这种东西,并不是坏人的专利,坏人之所以成为坏人,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底线而已!”

    林梅看看两个小姐妹沮丧的样子,讪笑了一下,“那个,你们别在意,反正我们也没有想着夺权,只要打败敌人就好了嘛!”说着拉起黑白就向外走去。

    桂妮维亚和阿尔托利亚并没有阻拦,事实上她们正处在一个很微妙的节点上。这次之所以让林梅遭遇危险就是因为军队有些脱离她们的控制了,这在以前绝不会出现,之前还以为是战士们膨胀了,可经黑白提醒,这其中若是没有领主们的捣乱,恐怕不会发生!

    林梅拉着黑白来到城堡高处的一个凉台上,气道:“你干吗告诉她们这些,很可能会影响军心的!”

    黑白耸了耸肩,“我得给她们提个醒啊,若是我猜的没错,我的出现一定会引起那些领主的注意,说不得阿尔托利亚的父亲很快就会来旁敲侧击了!别傻乎乎的什么都说!”

    林梅一哽,转头向着城堡下面望去,发现一个印有特殊标徽的马车已经进城了,可不就是阿尔托利亚的父亲嘛!

    黑白顺着她的视线向下望了望,笑道:“不用在意,以前也就算了,现在我既然来了就不需要在乎那些领主。先不说阿尔托利亚她们没有争权的想法,就算有也不怕,凭我八百里之外一枪干掉鬼子的枪法,我保证那些领主屁都放不出来就会挂掉!”

    林梅噗嗤一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黑白见状笑了笑道:“其实相比起人类军队内部的那点破事,我更想知道,塞伯坦人的问题。”

    林梅奇道:“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也很有限!”

    黑白表情严肃了点,“首先我先不问塞伯坦人为何会与你们战斗,我就想知道一件事。塞伯坦人的变形需要扫描实物然后模仿,那个恶魔和三头龙是怎么回事?”

    林梅闻言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啊,很简单啊,因为他们扫描到了恶魔和三头龙啊!”

    黑白大惊,“你是说……真实存在的?”

    林梅点点头,“说起来我之所以走到了这个国家还是因为我感受到了灵魂宝石碎片的气息!当时我怕饕餮的事重演所以就只身进山搜索,谁知道在一个山腹中发现了一只三头龙。浑身金色的鳞甲看起来凶恶异常,就跟现在那些塞伯坦人变化组合的一样。当时这三头龙跟十二个塞伯坦人在战斗,本来他们就要输了,后来我出手帮助他们,也许是龙元的力量对这种龙属生物有克制吧,总之我的攻击很有效。我们最后合力将那三头龙干掉了,然后那十二个塞伯坦人就合体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也是你之前看到的模样。”

    黑白眉头紧锁,“那灵魂宝石碎片呢?”

    林梅遗憾的摇摇头,“三头龙死后我就没有再感知到了,也许随着三头龙的死亡毁掉了吧!”

    黑白挑了挑眉头,林梅知道灵魂宝石碎片的称呼可不知道灵魂宝石是什么,那玩意可以碎但肯定不会消失,那么不用问,可能被那十二个塞伯坦人藏起来了,想必屏蔽碎片的波动对他们来说应该很简单。

    “那个机械恶魔我们叫他炼狱魔,不过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在哪扫描到恶魔的,不过这并不重要,反正都要打!”

    黑白沉默半晌,“介意带我去看看那只三头龙的尸体吗?”

    (接到上面通知,要淡化背景不要捏造境内恐怖组织,所以要修改剧情了,我会将笔墨着重在历史任务里,之前准备的众大佬完虐满大人剧情要用穿插的形式模糊表现了,让有期待的小伙伴们失望了。不过并不影响整体剧情走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