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梅林的故事(三)

作者:剑舞秀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还是地球人狠最新章节!

    阿尔托利亚的父亲叫做尤瑟?潘德拉贡,外人一般都称呼其为尤瑟王。只是从领土面积来看这个“王”的称呼实在有些不值钱,所以在总结起来其也就是个领主级别的人物。只是当黑白遇到他的时候,却发现这是一个野心不小的领主。

    尤瑟的样子看起来很亲和,就像是神盾局的科尔森特工一样,会让第一次遇见的人产生些许好感。只是就像没人知道科尔森手上沾了多少血一样,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尤瑟在成为领主的过程中坑了多少人。

    “这位想必就是黑白大法师吧,刚刚我和阿尔托利亚正说到您!”黑白与林梅刚刚回到之前的会议厅就见一个满脸和蔼笑容的中年人迎上来,对于一个领主来说,能够主动示好也许在对方看来已经很难得了。只是黑白并没有跟他们太亲近的意思,因为从他见到林梅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不会跟这个或者其它领主站在同一阵营了。

    “为了您的身体健康,我们还是不要太亲近。”黑白淡淡的拒绝道,然后望向跟尤瑟一起来的一名黑袍人。

    好吧,黑白这是在装逼,看着尤瑟尴尬眼神中闪过的一丝凝重,黑白知道自己成功了。毕竟经过之前一战,有一个巫师召唤出了一只怪物吊打炼狱魔的事早就在军中传开了。

    “多有冒犯还请谅解,您知道我对法术之类一窍不通。”尤瑟脸上的尴尬之情一转而逝,笑容中依旧保持着礼貌优雅。

    黑白淡淡的点头,眼神却依旧盯着其身后的黑袍人。有时候艺术品都是来源于现实的,黑白必须承认,自己猜错了。尤瑟也许并没有想过出卖阿尔托利亚将其嫁给别的领主以换得同盟之类的想法,他所想的,竟然是狸猫换太子!

    虽然这个人罩着一身黑袍,但在黑白的精神力覆盖下,其并没有什么隐藏的余地。身形、样貌还有那标志性如同太阳般的金黄头发,一切与阿尔托利亚带着幻象时表现出来的形象一模一样!

    黑白转头看看桂维尼亚,这妹纸似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神里都是委屈。

    “领主大人,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请先回去吧,我们要开作战会议了。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不适合您!”黑白转头过来望着尤瑟。

    尤瑟愣了愣,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说几句话就被人下了逐客令,而且,这里好像是他的地方吧?这么自来熟的吗!

    “呃,那个……”

    “机械恶魔是什么人?他们从哪来?来做什么?我们需要侦查的事情太多了,现在战事越发惨烈,已经没有时间再叙旧了!我之后会跟梅林大法师去三头龙的领地,在我们回来之前你们要注意警惕,尤其是要注意保护要塞,还得提醒后方的领主注意安全,如果我是那些机械恶魔,在战局失利的时候肯定会想法侵扰后方。而保证我们军备补给的各个领主们就非常重要!”黑白完全没有给尤瑟说话的机会,直接哔哔一大堆。

    涉及到自己的安危,尤瑟果然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咦?那些机械恶魔难道还会绕过前线攻击后方吗?”

    黑白一脸不耐的瞥了他一眼,“机械恶魔具有人类所没有的强大机动力,不光跑得快还能飞!守住了堡垒只能保证他们无法大军国境,但小股飞行部队无法避免,在占据优势的时候他们当然不用这样,但是如今他们连遭败仗,自然会想些阴招!”

    尤瑟闻言一哽不说话了,而黑白一点没有再多说的兴趣,向阿尔托利亚跟桂维尼亚点了点头就带着林梅离开了。

    三头龙尸体所在的山腹距离城堡很远,不过好在黑白有芬里尔狼,原本驱马至少要跑三天的距离,在芬里尔狼的速度下也就十几个小时而已。

    “你之前为什么那样说?”林梅坐在芬里尔狼的后座上,似乎酝酿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问道。

    黑白挑了挑眉笑道:“我说错了吗?塞伯坦人又不傻,作为一个出生就接触战争的种族,这些简单的战术完全有可能发生。”

    林梅给黑白后脑勺一个白眼,“有可能发生和会不会发生是两个概念,你完全没有证据证明塞伯坦人会那么做。你这样一说,后方肯定会引起恐慌的!”

    “恐慌好啊,不引起恐慌怎么让那些领主集合起来,又怎么将其一网打尽呢!”

    林梅大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黑白,你刚来就想着搞事情?

    黑白似乎感觉到背后林梅的眼神,问道:“阿尔托利亚的男人版幻象是桂维尼亚根据什么制造出来的?”

    林梅顿了一下回答道:“据她说是尤瑟提供的画像,是尤瑟一个私生子的模样。那个私生子当年因为狩猎时被野猪拱死了,所以外人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黑白仿佛早有料到的点点头,被野猪拱死?你当拍权利的游戏呢!其实在看到阿尔托利亚和桂维尼亚的时候,黑白脑子里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根据他所了解的记载,桂维尼亚最后应该是成为了亚瑟王的王妃,然后这个王妃又给亚瑟王带了顶绿油油的帽子,也因此导致圆桌骑士分裂以及后来的许多事情。而亚瑟王之所以会战死也与这有些原因。

    虽然这里是大宇宙OL,但时间线一般是很少能够更改的,比如二战肯定是同盟国胜利,而这导致亚瑟王衰落的重要事件也肯定有其存在的道理。只是若亚瑟王本身是阿尔托利亚,那就根本不存在什么绿不绿的问题了。

    所以在见到尤瑟之前,黑白脑海里转了不少想法,比如阿尔托利亚和桂维尼亚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然后闺蜜闹掰了!或者骑士们知道了阿尔托利亚的女儿身然后上演了一出多角恋,嗯,总之怎么狗血怎么来!

    但是当见到尤瑟带来的那个黑袍人后,黑白脑海里突然间又有了另一个版本。

    那个冒牌货凭着一张脸顶替了阿尔托利亚的位置,窃取了胜利果实后他娶了桂维尼亚做王后,但对于一个跟着军队共同奋战对抗塞伯坦人的女巫来说,一个假冒的小白脸自然不可能得到青睐。这样的话,桂维尼亚出轨的问题就能够得到解释了。

    至于桂维尼亚是被逼的还是因为什么而成为王后,那就不得而知了。还有阿尔托利亚最后是被远嫁还是灭口,也说不准。但黑白相信,尤瑟能够想出狸猫换太子的招数,一定心理早就有了腹案。

    “喂,你在想什么?”林梅点了点黑白的肩膀。

    黑白回神笑道:“没什么。”

    “哦。”

    黑白没有将这一切告诉林梅,关于亚瑟王和桂维尼亚的传说就像是一出三流狗血的宫廷剧,但是关于梅林的传说也并不精彩,甚至还有点可笑。传说梅林在得知亚瑟王有难的时候紧急赶回相救,却在赶回途中被自己的一名女弟子偷袭并封在了一片墓冢里,最后被活活困死。

    那是什么墓?神魔的墓冢吗?

    这就有些扯淡了,先不说传说中法力通神的梅林会不会被困在一片墓冢里,单就这个事件来说就太偶然了。在黑白看来,这更像是有预谋的围点打援战术!

    这边跟亚瑟王对抗大战,另一边利用奸细偷袭杀死梅林,两边配合默契啊!

    将视线从传说中拉回来,如果真正的梅林是林梅的话,那以她的实力确实没有办法从封闭的墓冢中杀出来,毕竟他并不会真的魔法。

    无论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现在既然黑白来了,那就肯定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想着回头看了看沉默的林梅,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刚刚问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林梅点头似乎有些闹情绪,“你想说就说,我其实并不太在乎!”哼(。-`ω′-)

    黑白笑道:“尤瑟的那个私生子并没有死,之前他身后的那个黑袍人就是。因为我的参战让之前那场战役获得了胜利,所以那些领主应该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因此尤瑟会着急带着私生子来跟阿尔托利亚换位了!如果我没有猜错,最后应该有一场领主的叛乱,然后当领主们揭露阿尔托利亚女人身份时,就是那个私生子上位的时候,然后凭着阿尔托利亚在军中原本的威信,这场叛乱会很快被镇压下去。”

    林梅张着嘴秀眉整个拧在了一起,“塞伯坦人还没有消灭呢,他们……”

    黑白摇摇头,“你们跟塞伯坦人对战这么久,除了炼狱魔,他们还有什么厉害的角色吗?”

    “呃,没注意!”

    “所以啊,我干掉了两个小机械恶魔,炼狱魔已经组合不了啦,他们当然觉得胜券在握已经不再需要阿尔托利亚了!”

    林梅张了张嘴却根本找不到反驳的话,顿了下着急道:“那我们应该赶快回去啊,如果他们想要对阿尔托利亚和桂维尼亚不利的话,凭她们两人根本挡不住的!”

    “放心吧,我已经出招了,这些领主除了喜欢争权夺利之外,唯一在乎的大概就是自己的小命了!”

    “咦?你做了什么?”

    黑白撇了撇嘴,“也没做什么,就是让我的星际坦克去各个领主的城堡轰几炮,将这些龟缩的家伙赶出来!”

    “星际坦克?”林梅脑海里瞬间回想起大战时候见到的那个塞伯坦人,那个火力确实让人深刻,不过当时因为星际坦克是在山林里,所以除了法师团的人外,骑兵们并没有人见过,而法师团的地位其实有些超然,除了相信桂维尼亚和林梅之外,对于领主们并没有什么好感。毕竟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抱着恐惧的想法,所以在这个时代烧死或者驱逐女巫法师之类的事没少发生,只不过当共同的敌人出现时才不得不一起对抗。

    “你有许多的星际坦克吗?不然根本无法追杀那么多的领主啊,再说你就不怕他们的军队将星际坦克毁掉吗!”林梅不无担心的说道。

    黑白好笑道:“我没想追杀领主们啊,我只是想要将他们都赶出来而已,另外,你觉得除了阿尔托利亚的军队之外,其它领主麾下有敢跟塞伯坦人刚正面的军队吗?”

    林梅愣了一下恍然道:“确实如此,说到底如果没有法师团和那么多的斗气骑士,恐怕连阿尔托利亚也不敢跟塞伯坦人对抗!但你将他们赶出来又怎样?”

    黑白脸上闪过一丝坏坏的表情,“星际坦克的体积与战斗方式注定无法隐藏很久,也就是说,那些领主一定会发现袭击者的身份。但他们又不敢出击,所以害怕的时候肯定会呼叫支援,但是我在出来之前可是让阿尔托利亚集中力量防守要塞的。也就是说,在各个领主都求救的时候,将没有一兵一卒走出要塞!”

    林梅冷嘶了一声,“没有一兵一卒的情况下,那些领主必然会赶到城堡里,因为只有重兵把守的城堡此时才是最安全的!你……你想做什么?要知道城堡里还有许多战士和平民的!”

    黑白沉默半晌,林梅并不傻,她已经听明白了计划,这是要一劳永逸的将所有领主聚集起来一勺烩了啊!

    自古义不经商、慈不掌兵,为将者每一个决策都意味着无数士兵的牺牲,但成为军人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肩上多了许多责任,身后有了守护的目标。也因此从古至今克扣军饷都是非同小可的大罪!

    林梅也是个军人,但士兵牺牲和平民牺牲是两个概念,士兵牺牲叫做死得其所叫做壮烈,可平民牺牲叫做军人无能!而用平民牺牲换来的胜利也注定不值得歌颂,偏偏林梅知道,若想一次性干掉所有领主,毕竟是一种大面积杀伤手段。而要那些领主不怀疑,她根本无法撤出所有的平民,甚至撤出小部分都有可能被怀疑。

    黑白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将芬里尔狼停下,空旷的草原上,两人保持原状静静的沉默着。林梅的眼中没有任何动摇,皱着眉一直凝视着黑白的后脑勺。而精神力扫描下,林梅的一举一动也在黑白的感知之下。

    “好吧好吧,我们可以换个方法!”黑白苦笑妥协。

    “你想怎么做?”

    黑白耸了下肩膀,“计划前面不变,等所有的领主入住城堡的时候我们可以制造有些矛盾。贵族与平民在本质上就存在阶级矛盾,这种矛盾只需要稍加引导就能够点燃。然后我们出兵镇压,以保护领主们为由,可以在城外建立聚居地,将平民都迁出来!”

    “可是,这样不会被察觉吗?”林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所以要让贵族们自己开口!”黑白瞄了林梅一眼,发现她的表情终于算是有所缓解了。

    “对不起,我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只是我真的无法看着那么多百姓牺牲。”林梅低头说着,双手很自然的越过腰际抱住黑白将脸贴在他的后背。

    “嘶!”黑白浑身一僵,芬里尔狼很调皮的滴滴响了两声,呱!

    砰!黑白一脚将茨木呱踢飞,苦笑道:“你这样会让我误会的!”

    “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喜欢我啊!”

    “误会……不好吗?”

    黑白的双眼眯了眯,感受着背部传来的柔软,用了极大的力气深吸一口气,“我是有女人的,你应该知道!”

    林梅还是没有放手,只是抱着腰际的手似乎没有之前有力了,“知道,我见过的,舞大刀的那个女孩,是吗?”

    黑白嘴角抽了抽,这就是你对她的全部印象?好吧,当初在做怪兽起源任务时参与的玩家有那么多,林梅能够记住高雯的大刀已经很难得了!

    “你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是吧!”林梅的语气说不上是肯定还是什么,但这话说出来后就将手分开了,不过贴着黑白后背的脸颊却要慢了半拍,而那脸上的不舍也完全被黑白的精神力映射在脑海里。

    黑白的心脏漏跳了两拍,弄的整个胸口都有点不舒服,“嗯,我们一直挺好的。”说着再次开动芬里尔狼向前行去。

    男女都没有说话,芬里尔狼也没有再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梅突然嗯了一声,“刚刚……你好像将什么东西踢飞了?”

    黑白(⊙_⊙)?

    ……

    就在黑白朝着三头龙尸体存放的山腹前进时,现代线高雯跟张将军汇合了大橙子也坐轮船开始向中东方向前进了。

    只是船上多了一些人,而一些人也有了变化。

    “我一直想要问,你背后的这个石像是什么?”大橙子边说边从手中的扑克牌里抽出两个二扔出去。

    在大橙子的身边是十几个浑身金灿灿的光头,他们中有两个手里也拿着扑克牌,另外那些则站在旁边抓耳挠腮的观看。

    高雯看了看在一边比试瞪眼的王小虎与火云邪神,随手将身后雕像解下来,“关公啊,难道你不认识?”

    大橙子看了看手里的牌,剩下四个六和一个大王一个五一个K,觉得肯定赢了所以笑道:“关公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背上个关公雕像要干吗?”

    高雯耸了耸肩道:“这关公像是赵老先生生前最后一个作品,说是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只要得到关公的认可就会出现神打之类的效果!”

    “神打?是传说中请神附身的那种能力吗?嘿嘿,你会不会张胡子!”大橙子的表情很邪恶,好像在脑补那种画面。

    高雯翻了个白眼,又将雕像重新背回背上,她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怎么算是得到关公的认可,难道自己的大刀还不算吗?

    大橙子嬉笑着出了个五,结果笑容一僵,“我出五你用四个三?四个六!我看谁有!”

    一帮光头笑呵呵的摇头,大橙子撇嘴看看手里的牌再看看另外两人的,他们手里都还有至少六张牌,怎么算都赢了!“一个K!”

    “四个四!”

    大橙子眉头微皱,还好还好,他们的牌还有很多,自己剩一张大王怎么都走了!

    “一对!”

    “一对!”

    “一对!”

    “同上!”

    冷风吹拂,大橙子手中拿着一张大网眼睁睁看着两个对手将牌出完,怒道“不可能,你们怎么可能留下的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是不是你们相互窜牌了,还是你们这些人在后面给他们通风报信了!”

    打牌的两个光头笑的依旧和蔼,将牌随手整理一下抄起折凳将大橙子拍倒,然后在惨叫中一帮光头很有默契的围在一起,外人根本看不到人堆里发生了什么。

    嗯,不过想也能想到,毕竟昨天火云邪神也被折凳拍过。

    轮船依旧在匀速向中东方向前进,满大人完全不知道他将遭遇什么。

    ……

    傍晚时分,黑白与林梅已经来到了三头龙的埋骨地,因为阳光已经不足,两人是举着火把进入山腹的。

    也许是死亡时间还短,除了身上原本就有的伤口外竟没有见到任何腐坏,金色的鳞片已经显得有些黯淡,但是在摇曳的火光中却仍旧感觉恐怖狰狞。

    这尸体太大了,远比那几个塞伯坦人合体的要大两圈,这光是身高就有百米,算翼展的话可能有一百五十多米了。

    “嘶!这么夸张的生物是怎么诞生的?”黑白惊叹道。

    林梅摇摇头,“大概也是跟饕餮一样被灵魂宝石碎片影响然后感知某种负面感情而诞生的吧,好在已经死掉了!你不知道,这家伙很厉害,三个头分别能够发射风火雷,很难打的!”

    黑白点点头,并没有先在尸体上探究,而是在山腹内部探查了一番,“很有趣啊,你看这山壁!”

    林梅循声望去,只见在山壁上竟然还镶嵌着一个巨大的骨架,不过这骨架只五米多高,比三头龙差远了。“这是什么?”

    黑白笑道:“这是恐龙骨架,这里应该是远古时一些恐龙的埋骨地,这三头龙应该是从化石复活或者某种恐龙蛋里蹦出来的吧!只可惜变异成这样已经无法分辨是什么品种了!”

    林梅点点头,这些事她不太懂,在旁边只要听着然后崇拜的眼神看着就行。黑白摆动着火把找了一圈,转头再望向三头龙,突然间冒出来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你说龙军阵里……有没有三头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